从不写甜歌。

填词的|杂食动物|墙头众多

【梧桐一棵】刺猬与玫瑰

*邬童×尹柯,wink,梧桐一棵
*略ooc吧大概,撞删,跟原剧时间线不同不要理会,台词具体的也记不得了
*[划重点]少女攻也是攻
——————————————————

01

刺猬和玫瑰都是带刺的生物,大概吵闹起来,也不会让自己受伤吧。

02
班小松以为自己是了解尹柯的。

他每次有事求尹柯,总会搬出那么几句人尽皆知的台词:“尹柯,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只能你能帮我了。拜托了,尹柯……”

就这么软磨硬泡着,尹柯拿他没法,只好点头应下来,生怕班小松又想出什么幺蛾子来折腾他。

班小松觉得他又是不了解尹柯的。

自从邬童从中加转来月亮岛,从邬童与尹柯之间擦出的各种颜色的火花,他就觉得,这两人十分不简单。

用一个比较贴切的比喻来讲,邬童与尹柯相遇,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刺猬遇到了一朵生在荆棘篱笆中的玫瑰。刺猬在有危险时,便会抱紧自己并且竖起背上尖锐的刺,誓要把敌人扎得穿心疼。而这朵玫瑰,无论你招不招惹他,他只会遥远的绽放着好看的花瓣,可你永远也不能真的靠近他。

而邬童刺猬就是抱团靠近了尹柯玫瑰,被扎得生疼,然后他也不甘示弱地回击,尹柯玫瑰在篱笆中左摇右摆。

班小松脑补了这个画面,忍不住偷偷发笑。

“班小松,你在笑什么?”邬童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邬童与尹柯的口水战又一次因为班小松戛然而止。实际上,他俩实在没什么好吵的了,罪魁祸首还是午饭那碗面。

饭桌前的邬童忙着看手机,一不小心冷落了对面的某尊大佛。那大佛便提议并实施将一整碗红红火火的辣椒油一股脑儿全倒进他的面里,一碗西红柿鸡蛋变态辣面就新鲜出炉了。

而身处在信息科技新时代,认真钻研着大数据时代对现今利弊的邬童丝毫没有察觉这个非信息通讯事件,待到他几口干完一碗面时,他深深的觉得自己能瞬间变成科幻大片儿里会喷火的龙,张牙舞爪的吞没整座城市。

“尹,尹柯,你……”好样的???

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辣的,邬童此时此刻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用能瞬间杀死一只未成年尹柯的眼神看控诉着他,手指指着犯罪分子却未打先屈,尹柯看着他在笑,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还散发出比午饭还香的味道。当然,这是对于不饿的人来说的。

邬童从洗手间走出来以后,火气被冰凉的自来水也消去了一半,只是满头是水的样子有些狼狈。

第一回合,尹柯K.O。

03

说到棒球队的经费问题,班小松很是苦恼,一节数学课都没怎么听,就是为了考虑怎么筹钱的问题。下课又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栗梓跑过去问班小松,他如是说出了难处。

栗梓灵机一动想到了让队员卖掉一些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大家纷纷开始热烈的讨论该卖掉点什么。

班小松左顾右盼地问坐在他旁边的两个人,邬童和尹柯想卖掉点什么。

尹柯先发制人:“我觉得邬童可以卖掉点自己做的小蛋糕啊。”说完嘴边的梨涡更深了。

邬童又炸毛了,刺猬也露出了自己的刺,狠狠地瞪着那个“笑里藏刀”的红花,“尹柯!!!”

他眼珠骨碌碌一转,计上心头,“尹柯,你不如把你的笔记本卖了吧,挂在网上的标题就叫做‘中考不及格考生如何在高中一年成为年级第一名’。”说完,便迫不及待地亮出小虎牙,做出决胜者的表情。

尹柯一听,先是心里一跳,随后低头竟有些腼腆之感。这邬童,算是变相的夸自己吧。

真是傻瓜,怼人都不知道怎么怼。

这一次,勉强自己算输吧。

第二回合,邬童K.O。

04

一听到尹柯离家出走,陶西第一运动作就先打给了邬童。

邬童没什么表示,却还是很快赶到了尹柯家,不要问他怎么知道路的,反正都这么熟了。

正当所有人都因找不到尹柯而一筹莫展时,邬童却心如明镜,他知道尹柯此时会待的只有一个地方。但是他并没有也没打算告诉别人,而是只身到了学校的棒球场。

果不其然,他果然坐在球场的长椅上,邬童走近了尹柯,若在平时玫瑰是不会让任何人靠这么近的,可今日连荆棘篱笆都有些蔫吧的耷拉下来,毫无生机。

“就知道你在这儿。”邬童话未出口,却先将一颗棒球精准地扔进了尹柯的怀里。

此时的尹柯几乎收起了刺,却依旧具有攻击力,“这不关你事。”

“不关我事?你就这么看不起棒球看不起我吗?”邬童听到这冷漠的语气,瞬间竖起背上的刺,喊出的话语在空旷的球场荡起了一阵回声,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高人爱故弄玄虚用内功发出强而有力的声音。

尹柯抬起头,邬童惊讶的感受着此刻的气氛场,有种莫名想要落泪的感觉。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退出棒球队吗?我现在告诉你。”尹柯站起来,校园里的灯光昏暗的只能看见尹柯逆光的轮廓,和他的智商比起来,他本人清瘦得多,身高比邬童矮半个头,此时的他甚至只是轮廓都让人觉得摇摇欲坠。

“谁说我想要知道的。”邬童依旧傲娇的不肯退半步,顺手向尹柯投了一颗球。

尹柯挥棒,自顾自地说起来:“我妈,她一直都不支持我打棒球,我以为只有凭借成绩才能摆脱我妈对我的管束。结果得知中考过后,我妈就要送我去国外读高中。所以我故意搞砸了中考,还搞砸了那场面试,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留下来。我没能答应你去中加,是因为我分不够。那天棒球比赛,恰好是我妈送我去参加面试那一天,我根本走不了。我妈她一意孤行,是不会听我的。”

尹柯不爱说话吐露心声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可是今天他终于说出了这几年藏在心里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也是邬童多年的心结。

邬童自以为是尹柯太过清高,所以根本不在乎棒球,也不在乎和他的约定。可如今……原来是自己太容易失控,尤其在与尹柯相关的事情上。

天已经黑透,他借着月光星光灯光也看不清尹柯的脸,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尹柯此时的悲伤。

“好了,既然是这样,你也不要怪你妈,她也是为了你好。”邬童蹩脚地安慰起尹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尹柯难得没有回嘴反驳,乖巧的点了点头,回头拿自己的书包,顺在了自己的右肩上。

“走吧,我送你回家。”邬童觉得今天的自己格外的帅气。

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两个少年的影子,最终两双身影重叠在了一起,也挑不出半分违和感。

这一回合呢,相亲相爱算是平手吧。

邬童心里偷偷的想,在尹柯看不见的阴影里露出了久违的小虎牙。

尹柯看着那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孩子,他就是一个自带发光体,奋不顾身地带着自己冲出连光也照不进的黑暗吧。

05

狭路相逢,也并一定是要分出个胜负你死我活,也可以是并肩同行携手相伴啊。

刺猬轻嗅着玫瑰,他们都收起了身上的刺,然后拥抱对方感受着惊艳的香气和怀抱的温暖。

——————————————————
第一次写甜饼(๑•́ ₃ •̀๑),憋嫌弃窝!!!◞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