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写甜歌。

填词的|杂食动物|墙头众多

【全员】《啊哦,全变了》之「天玑」(性转)

最近大家都在玩性转,我也来一发放松下,一次一国更,敬请期待~

— — — — — — — — — — — — — — —

「引子」

天玑国,百年难得一遇异象。
国师心里有些发怵,这次究竟会生出什么事端,他心里很没底。
“?”一旁的奉常令在观象台瞅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
该不会又是什么灵魂互换?(借梗)
应该不是了。上次的互换事件让钧天所有人都记恨上了国师,而国师也牢记那次的教训,毕竟天天被各国王上炸的感觉也不是很好。
国师左思右想,想不通,不如就寝。

=======================

翌日。
“国师!你给我滚出来!”大清早就听到房门外面一声清亮而又有些尖利的嗓音。
“谁啊……这大早上的……”睡眼惺忪的国师一面穿好外衣一面揉着眼前去开门。
“吱呀——”门缓缓来了。
“你,你是谁啊?!”国师被前面的人吓得绊倒在门槛上。
面前的是一位穿着白衣华服,身材姣好的姑娘,视线慢慢往上,嗯,不施粉黛也是绝色佳人,可是这位姑娘怎么有些眼熟?
姑,姑娘?怎么会这样!国师貌似发现了什么,他的表情已然龟裂。随后,感觉全身都抹了点油,想偷偷爬走。
“想溜?你给我回来!”蹇宾说着一把揪住了国师的耳朵,国师疼得呲牙咧嘴也不敢吱声。
“我这样,你告诉我要怎么变回去?啊?限你现在就想出解决的办法,不然,我就在你天官署住下不走了!”王炸了。
“这,这老臣也没有办法啊,这万万不关老臣的事啊!”国师愁眉苦脸,看着如花似玉的王上,他心里苦,这如何向满朝文武交待啊!
“哼,你现在去把小齐叫来,然后赶紧想办法解决!”蹇宾用一双桃花美眸狠狠瞪着国师。
“是是是,我马上把齐将军找来陪王上。”国师连滚带爬的正准备出去。
“王上,您找我。”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有些英气的女声。
蹇宾顿了一下,缓缓回头,只见一个身形比自己还要矮半个头的姑娘正向自己作揖。那姑娘一袭白衣与自己相仿,还外穿着薄甲,只是衣服有些大,姑娘的身形似乎撑不起来。一头乌黑的长发,比自己的还要长上几分,如柳条般的小辫儿安静的垂在两侧。
“小齐!”蹇宾惊呼,声音中有一副嗔娇的姿态。
“王上,是我,我在。”这身装扮出现在王上面前的齐大将军,内心也很无奈啊。
想起昨夜忽然做的梦,梦到了王上变成了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在铜镜前穿着一件素白的衣衫,带点小撒娇的语气,一遍又一遍的问,“小齐哥哥,你觉得我这身衣服好看吗?”齐大将军就这样在后半夜失眠了,就差说一句“王上,这万万不可啊。”
第二天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走到镜子前可一下就被吓醒了。这,梦成真了?怎么还相反了?
齐大将军第一个问题,不是想该怎么变回来,而是在想一会见到王上,王上会被吓到吗?
怀着这样的问题,齐大将军先进了宫,宫人们正在收拾寝宫的地板,满地狼藉,易碎的东西全没了。
齐之侃大概猜到点什么,内心有点方,随后立刻赶到了天官署,就看到眼前这番景象。
“王上,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不如先别急,等国师想好办法,把我们变回去就好了。”齐大将军温柔的安慰起比自己还要高一点的美人姐姐。
“小齐,你说我变成这样传出去会不会有人笑话我啊~”明显不是问句,是撒娇不会错。
“王上您放心,谁要是敢笑你,我定让他以后再也笑不出来。”话说着,余光扫向了国师那边,国师一个激灵,迅速爬起来,“臣现在就去研究解决办法,还请王上和齐将军不要着急。”
“既然还需要时间,小齐,我们不如出去游历一番吧,我还没好好走过天玑呢,趁现在没人认得我们,我们去畅游一番如何?还有那个山中草屋,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们再去一次好不好?”蹇美人眨着桃花眼笑吟吟的看着齐之侃。
“遵命!”齐大将军的眼中带着宠溺的笑容,像是能融化整个世间,春风拂面。
好久没和王上独处了,这个机会,很不错啊。看在美人主动的份上,这次就不怼国师了。齐美人如是想。

— — — — — — — — — — — — — — —
下次预告是天璇组,( ˘ᵕ˘ )包子与副相之间不得不说的事。

评论(4)

热度(43)

  1. 七只影从不写甜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