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写甜歌。

填词的|杂食动物|墙头众多

易?不易

齐蹇小短篇,质子梗(灬ꈍ ꈍ灬)
———————————————
易:古义,换。

【一】
他马上要成为一个质儿了。
昨夜,他躲在父侯与母亲的房门外,听到他们在争执。
母亲哭着求父侯,不要送阿蹇走。
可父侯却只说了一句话。
「用阿蹇一人可易吾天玑之子民。」
阿蹇很难过。
从此要离开家一个人了。
哭着哭着,竟坐在门口睡着了。
翌日。
父侯与母亲发现了在门外睡着的他。
母亲心疼的把阿蹇抱在怀里,想用体温去温暖他冰凉的身体。
可是心凉了,用什么暖呢?
父侯摇了摇头,上朝去了。

【二】
朝堂上,大司命启奏。
「臣夜观天象,发现天玑命星虽晦暗,但旁侧却有一颗星,紧紧相随,只是光华时明时灭。」
天玑侯表情微缓。
「另一颗星?」
这时,天玑的齐将军站了出来。
「臣愿使犬子同世子殿下一同去遖宿,为质。」
天玑侯突然惊起。
「你的儿子?」
看不出齐将军此时的心绪,只是很果决。
「回君上,犬子不才,虽比世子殿下小上几岁,但他从小习得一身好武艺,保护殿下定是不成问题。更何况,遖宿王也不会为难一个孩子不是?」
天玑侯慢慢坐下,顿时像老了好几岁。
「阿齐,本侯欠你的,怕是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三】
遖宿离中原很远,隔着越支山,又阻着雾澜江。
马车备好。
阿蹇不肯松开母亲的手,母亲也将他抱紧在怀里。
而另一边。
一个孩子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齐将军没有来。
天玑侯走过去拍了拍那孩子的肩膀。
虽然比阿蹇小了好几岁,可他只比阿蹇矮了半个头。
「孩子。阿蹇,就拜托你了。」
听不出什么情绪,他长叹一声,走了。
孩子们上了那辆马车,可能就这么一直走下去罢。

【四】
阿蹇虽然难过,但是他还是明事理的。
既然不能决定去留,不如既来之则安之。
他偷偷的看着他身边的那个孩子。
阿蹇从未想过,这一路竟然有人会陪着自己。
大概没有人会像他这么傻罢,他心里发笑。
「你叫什么名字?」阿蹇有些好奇。
「齐,齐之侃。」那孩子有些怕生。
「以后我叫你小齐,你要保护我。」像个小大人一样命令道。
「好。」果断的回应。
阿蹇不会全然相信,毕竟这乱世能自保已然不是简单的事。
「世子殿下,我会保护你的。」小齐用稚气未脱的声音在一旁重复道。
阿蹇怔了怔。
「我信你。」

【五】
这一去,足足七年。
阿蹇与小齐都长大了。
二十二,一十八。
虽为质,可是遖宿并没有苛刻他们的生活,没有朝中勾心斗角,反而自在不少。
阿蹇依旧比小齐高半个头。
「小齐,小齐,快过来,我们要离开遖宿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阿蹇兴奋得不行。
「殿下,我就来。我先与毓埥道个别。」小齐看着阿蹇,面上难掩喜悦。
「毓埥?哼,那个蛮子。那你去吧,我先上车。」阿蹇忽然有些不开心了,赌气先坐上马车。
只是忍不住在马车帘缝里偷偷向外张望。
小齐笑而不语。
阿蹇目光如火一般灼热,自己怎会感受不到?
「阿侃,你要走了。」毓埥前来送行。
「嗯,我与阿蹇要走了。多谢殿下这些年的照应,有机会再与殿下切磋武艺。」小齐恭敬作揖,也无声无息拉开了距离。
「阿侃,我……」你能留下吗?
毓埥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挥了挥手。

【六】
「殿下不高兴?」在回去的路上,阿蹇没与小齐说一句话。
但是小齐看得出来,他憋着很久了。
「阿蹇信任小齐吗?」
「阿蹇不是说最喜欢和小齐待在一起吗?」
「阿蹇,回天玑以后,我会经常去宫里找你的。」
「阿蹇……」
话未讲完,怀里突然多了一个物体。
很柔软,还散发着淡淡芬芳。
是阿蹇。
小齐笑了,他用手紧紧搂住了阿蹇的腰。
「阿蹇,你放心。小齐此生,惟阿蹇是从。」
绝不负君。

【七】
这一年,烽烟四起,战火连绵。
天玑终是被遖宿攻陷大半,直到截水城下。
天玑国上将军齐之侃,乃天命将星,更是扬名立万的战神。
毓埥命人传信,邀齐之侃去遖宿,依旧封官拜将。
小齐不愿往,他此生决计不会离开。
无论是天玑,还是……阿蹇。
毓埥心中冷笑,他心生一计,以屠城传谣,动百姓之心。
小齐淡淡的,没有任何表情。
「文死谏,武死战,我到底还是没能死在阵前。」
「用我一命,换满城百姓平安。」
「值了。」
他没有回头,从此也再没有见过阿蹇。只留下一封信,开头几个字
「见字如面。」
阿蹇自刎。
慕容离说,毓埥不会为难蹇宾。
可小齐明白,亡国之君本就是难堪的。
小齐相随。

天玑命星渐渐隐没在天上,而旁侧那颗守护着的星辰,灭了。

【尾声】
大抵上,没有永远。
但血液永远是热的。
小齐没有葬在故国,而阿蹇也没有葬在皇陵。
亡国之君,战败之将,天作之合。

「小齐。」
「阿蹇,我们一起走罢。」
黄泉路漫漫,我不忍你一人走完。
所以,我们一起走,就像当年一样。
————————————————
作为一个开头结尾起名废,我……
谢谢品尝。
愿小齐与阿蹇,生生世世不相离。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