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写甜歌。

填词的|杂食动物|墙头众多

【齐之侃|展昭】【双白】莫问相知

*展昭是齐之侃的江湖化名
*人设略略略ooc,不喜勿喷
*主写齐之侃,当然大双白,不知道有没有撞,撞删
*起名废,有番外君
————————————————————

「壹」

齐之侃乃天玑国上将军是也。

身陷庙堂桎梏,与轻逐快意的江湖遥不可及。

他莫约忘记了,在剑光刀雨里肆饮半壶清酤。酩酊又复醒,大呼着“不乐仕宦,惟重杜康”。

再猛下几口醇香,轻巧纵身,终停在了红瓦高台上。

夜半前些许凉意,掠过他略单薄的身影。

单足直立在飞檐上,无瑟缩之意,极目远眺,似将那穹汉高悬的白玉盘镌刻在心头。

问世无倥偬,惟留月下醲。

「贰」

那时的齐之侃,不名齐之侃。

江湖上的齐之侃,姓展,单名一个昭。

展,取自“展翅高飞”,昭,取自“光明磊落”。

展昭是一介侠士,行走于江湖,不受囹圄缠身,逍遥快活。

他是铸剑师,虽名不见经传。

他所铸之剑,能削烈铁如淖泥,亦能斩尽俗世红尘事。

他想做一个远离尘嚣之人,长居山林间,与鸟兽为伴,与野芳为伍。

然天不遂人愿,展昭亦有自己的命。

「叁」

一朝踏入庙堂,此生便再不可逃。

君王重疑,喜拿捏人心。他便步履谨慎,事事小心。

他是展昭,在林间拾捡柴薪时,缘见了遇刺负伤的君王。

展昭不知其中奥妙,只当他是普通人。带回至深藏在山林里的草庐疗伤,照料得无微不至。

看那人身上的伤,想起地上慌乱的蹄痕,定是从马上跌下,怕是骨折了。

他架起炉灶,熬了一碗清粥,最后又加三两婆娑丁。

塌上之人还未醒,他小心翼翼,生怕吵到他。

他又沏了一壶茶,屋中升起淡淡轻烟。茗芳果不如醇酿,他心里暗暗想到。

余光里,他看到那人有点动静。

“你醒了。”展昭拿着茶,那人挣扎状,想要起身。他快步稳住了将要倒下的人,让那人靠在自己的臂弯里。

条件反射般接过了茶,“你是何人?这是何地?”那人蹙眉,自己不是被人追杀……

“你的腿骨折了,所幸伤的不重。”

“若不是我啊,说不定,你早让山上的野兽叼走了。”说着,竟有几分小得意。

那人紧锁双眉,心存疑虑,“你是谁啊?”

“我吗?我姓齐。”不知为何,他没有说出自己在江湖上的化名。

“赶路经过,见你晕倒在路上,怕你被野兽吃掉,所以,我就把你带到这儿来了。”

“多谢。”那人不再言语,捧起手上余温犹在的茶瓯,轻呷了一口茶。

展昭轻笑,颊上绽起了小小的酒窝。

青涩少年与和煦春风。

那人打量了展昭,微楞了一下,复环顾四周。虽无家徒四壁,但清冷十分。

“本……本人姓蹇。”蹇宾也藏着身份,一是怕再度陷入危难,二是君王身份不好与之相处。

“蹇公子,喝点粥吧。”

“我且称你小齐罢。”他接过碗,犹豫一刻,便还是喝了。

窗外起风了,院前的桃花簌簌飘下,沾染了几些尘垢。

「肆」

林中光景,即使淳朴无华,亦是好风良辰。

“你要带我去哪里?”蹇宾疑惑道。

“你都躺了好几天了,今日天气不错,我带你出去晒晒太阳。”展昭,不,小齐背着蹇宾出了草庐,坐在了庭院里。

“这林间湿气太重,你又有伤在身,得常晒晒太阳。”小齐看着外面一片明媚,心情也随之好起来。

蹇宾低头勾了勾唇,笑意却不达眼底,“我又不会在这里常待。兴许过两日,就会有人寻到这里。”他顿了顿,“那时我便要离开了。”

小齐垂下了眼帘,表情无多变化。

“这里只有山中猎户偶尔落脚,我想旁人应该是不会找到这里吧。”

小齐一边说,一边向四周望了望,凭借他的武功,他亦感受到周围潜藏的压迫感,只是他并无说破。

沉默不过半晌。

“那等我腿好了,你陪我出山林。”对话自始至终,蹇宾终于对上了小齐的眼眸。

看着他难掩期待的瞳孔,小齐几乎没什么犹豫,微微一笑,当即便重重点头应下了,“没问题。”

连他也不知道为何。

齐之侃啊,齐之侃,你就认栽罢。

毫无征兆的,烈阳忽隐没于苍穹下,天地晦暗如暮。

蹇宾有些慌张,“怎么会这样?”

小齐背手而立,仰首看着天上逐渐被吞没的光芒。

“日食罢了。难道你害怕?”有些揶揄的反问。

“我……”蹇宾怔了怔,下一刻,他握住小齐的手,“有你在这里,我不怕。”

蹇宾说这话时,目光却没有离小齐半分,倒是让小齐有些害羞。

“我也是头一次见。我以前只见过月食。”

“你胆子还真大。”蹇宾式大写的佩服。

毕竟从小接受着天象与国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思想,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改变什么。

小齐低头腼腆一笑,“山野之人,胆子自然会大些。”说完,他陷入沉思,许久不语。

“小齐你在想些什么?怎么不说话了?”蹇宾好奇的追问道。

“我向来就不大相信天象异变,今日之事,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小齐的确从来不在意这些,无论身处何地,他都不相信命定之说。

只不过蹇宾……

如此直白的反驳,本就傲气的他倒有几分不悦了。

“我想进去歇息,扶我进去。”有些急促的语气,小齐楞在了原地。

蹇宾把手臂狠狠抬起,却再无言语。

小齐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什么话得罪了蹇宾,不过他还是乖乖照做了。

其实,他不知道。他们的相遇啊,也是命。一种无法抗拒的天命,任谁也无法改写结局。

亦是为人称道的天赐良缘。

「伍」

朝堂不比江湖。

没有美酒与霁月风光。

神权掣肘,奸佞当道。让久居江湖的小齐见识到了世事相悖,人心叵测。

起初,小齐常常想念过去在江湖上漂泊的日子。虽无权贵,却可放浪形骸,逍遥自在。

时间长了,江湖在他心中渐成了一个缩影。

曾经他是局中人,现在倒成了旁观者。江湖在他的心中越来越淡,展昭大侠的名声渐渐湮没无闻,不知哪日又出现一个什么大侠,从此江湖再无人记得展昭之名。

他只是从侍卫拔擢成上将军的齐之侃,是外臣,亦是蹇宾唯一心腹之人。

蹇宾,已然成了一代君王,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寂寞。

还好,他有小齐。

他总能在任何场合时刻,小齐长,小齐短的唤着。

他们亦有着无与伦比的默契。

「陆」

闲来得空时,蹇宾忍不住去问小齐,“你后悔跟本王回来吗?若你留在江湖,现在一定会成为名扬天下的大侠,而不是本王这一庙之地的臣民。”

“不敢。王上的恩情,微臣无以为报,惟肝脑涂……”那个中规中矩的回答还是被蹇宾打断了。

“你知道,本王想听的,并不是这个。”蹇宾直视着小齐,小齐却低头,像是再回避。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本王洗耳恭听。”

“王上,微臣惶恐。只是……不知从何说起,”小齐顿了顿,“爱江湖风月,并不是为了名扬天下,正如微臣跟随王上多年,亦不是为了争名夺利。微臣…微臣只是随心罢了。”

随心,蹇宾在心底默念数次,却难平复。

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够随心?小齐不清楚,蹇宾更加不知晓。

不管身处何地,跟着心走,应该是不会错的。

无论是江湖上的展昭,还是朝堂上的齐之侃,
从未负过自己的心。

「柒」

朝堂风云,变幻莫测。

又历几番倾轧,几番波折。

小齐被迫解甲,再次回到那片山林中。

这是蹇宾保护他的方式。这也是上天给他的机会,生的机会。

即使重获自由,可心却不如初。

留在他身边的斥候,还在传递着宫中与前线的消息。

他不能回宫,不如找个人代替他。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捌」

遖宿人大举进攻,势如破竹。

朝中无领兵之将才,天下更无能胜任者。

唯有扬名立万的天玑上将军齐之侃。

权臣不愿让齐之侃回朝节制兵马,怕其有反叛之心。

况且国师早就卜出,“将星移位”。

人们都觉得是天玑王信了迷信,不愿交付信任。其实不然。

这是他保护小齐的方式。曾经说过的那句,“本王是天玑的王,还保不住你一个人?”

是了。

「玖」

久别重逢后的生死别离。

小齐还是回来了,他知道需要他的时刻到了。

可惜……人算不过天算。

即使心如明镜,却也应下了,仿似死亡的邀请。

尽力扭转乾坤,可回天无力,胜败……他担心兵士的性命,还有,蹇宾。

没人料想到,遖宿王以屠城传谣,动百姓之心。军中无人移,乃齐之侃之功。只不过,百姓……

“为了这满城的百姓,为了这几十万的兵士,战败之名,我来担着。”

他眉宇间难得的愁绪。不是怕,仅此无奈而已。

再次匹马独行,他想起那一次进天玑王城,他与蹇宾并辔比肩,满怀好奇与兴奋。他曾以为除了战场,他再不会独行。

这次,不如他先行。

「拾」

瑶光故都,无边荒凉,被天下一度废弃之地。

“遖宿王毓埥应该不会让他难堪。”慕容离在一旁道。

“亡国之君,怎样都是难堪的。”齐之侃满目悲怆,拔出了曾斩万敌的千胜。

起风了,风扬起他的黑发,飘向亘古的天际。

剑鞘落地的那一刻,他脑海中闪过了两道身影。

一人着红服,在江湖剑雨中独舐伤口。一人着白衣,在兵荒马乱中依旧被人惦念。

罢了。

这一世太匆忙了,若当来世,还愿与君再对饮。

「尾声」

莫问,他是展昭,亦或齐之侃。

莫问,他们着红服,亦或白衣。

莫问,他们是否曾相识、相知。

莫问,他们终择了酩酊,还是樊笼。

展昭与齐之侃,一人活在了传说中,一人活在了红尘里罢。

「番外」

日月更迭,春秋轮转。

有日一诗人路过天玑郡,晌午的王城热闹纷繁。

说书人敲了敲抚尺,又讲起天玑王与天玑上将军的传奇话本,台下坐着的老主顾依旧听得仔细。

酒肆楼下不知何时搭起了戏台,又演起了那么几回:

“本王说你是上将军,你就是上将军。”

“启禀王上,截水城被遖宿人攻下了!”

“那小齐,齐之侃,齐将军呢?”

“文死谏,武死战,我到底还是没能死在阵前。”

“为了这满城的百姓,为了这几十万的兵士,战败之名,我来担着。”

默默观望着一切的诗人,终是忍不住提起笔,在随身带的布帛上寥寥写了几笔:

               问世无倥偬,惟留月下醲。

               戎机名万里,笑叹此生匆。

————————————————————
本来想写水仙orz,重温山林那段又被甜回来了,我大双白最甜辣hhhh第一次认真写诗?送给小齐的。

评论(10)

热度(34)

  1. 七只影从不写甜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