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写甜歌。

填词的|杂食动物|墙头众多

他的眸里映着火光,留下被涂炭的旧梦。
决然转身,便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年少、壮志,未满。
流矢从耳边跃过,带着烈焰的章纹。
那是最后的鏖战。
当朱雀的羽翼被烽烟吞没,西南的天空陷落了。

评论

热度(7)